江淹

江郎才尽

我想,我们这样下去是不行的

但谁也找不出解决的办法

他说,你对人际关系好像并不在意

我想反驳但终于沉默

一次一次,习惯了,习惯了为你心疼。

忽然想到那个下午。
木色桌椅和紫色揺窝。
你斜靠在床头抽着烟。

这位少侠。
看你眉目清秀。骨骼惊奇。
来生定是一好汉。

我完全不在意你的言行 即使我时常想起你 那会让我觉得犯了天大的错 我从来没有对的选择

归家异途,沉寂一生,非也。

人生如常以愿,非怒发可以拾得。

人命关天 其实哪关天呢

几千万次的祈祷,终成现实。